• 三剑淫侠之老师的报复

    时间:2019-12-11 02:55:20

    上次我们见到原老师主动和陈sir说话,我们以为只是课程进度汇报,原来是老师报仇的开
    在(特别的一课)后的三天,在我家的信箱内收到一封信要我到邮局拿一个包裹.
    我之后便去邮局拿了包裹回家.拆开了之后,我发现一盒带和一封信,信上注明要我,镇宇和建华一起看的,于是我请了镇宇和建华到我家看.
    他们来到之后,我们便一齐看信,信上说:
    [这一盒录影带是给你们看的,请慢慢欣赏.]
    看完信后我们便立即看那一盒录影带.
    开动了录影机我们见到我们的女友--玲玲和丽娜分别被绑在一张床的框架处,家慧就坐在地上,也是被绑的,而且三人更是没有反应的.
    不久,镜头一转,见到陈sir和原老师一同入了房,同时间,三人同时甦醒过来,见到陈sir和原老师,她们惊慌地摆动身体,家慧更加想走,但被陈sir推趺.
    此时陈sir说:[原老师其实是我的前妻,她已说出你们怎样对她,我要为她报仇.]
    陈sir说完后便立即走到家慧处不停地玩弄她的身体,又搓揉双胸,又抚摸大腿,又吻她的咀.而在床上的玲玲和丽娜就在床上乱动,此时紫惠爬上床,将她手上的两支粒状的假阳具插入玲玲和丽娜的穴内,我们从影带中看到我们的女朋友都在{嗯...哼...不要啊!喔...}呻吟着,此时我们从影带中见到紫惠开动了电视和vcd机,原来正播放着A片,我们见到玲玲和丽娜在床上不断,口中不断发出{嗯...喔...嗯...呀...}的呻吟声.
    再看一看陈sir,已经把家慧压在地上,将已勃起的阳具插入家慧的阴部内,家慧见到陈sir那大约8吋的肉棒时,立即叫起来:
    [不...不要插入来啊!喔...喔...嗯...]
    但我们只是听到家慧在浪叫着{喔...嗯...喔...好...大...大啊!喔...嗯...呀...我很痛啊!啊...呀...}
    而在床上的亦也叫起来,此时紫惠将两支插在玲玲和丽娜的粒状的假阳具拔出,用舌舔着玲玲的和用指插丽娜她们的美穴.
    我们看得火也来了,而画面内,我们见到陈sir将家慧的身体扭转,屁股兀高,再从后插入,家慧再一次浪叫着{喔...喔...嗯...呀...呀...啊!我...我要洩啦!不要再插啦!喔...喔...}
    而在床上的玲玲和丽娜在紫惠的力插之下,同样地{嗯...喔...有本事就用真的来插我们,不要用手指,呀...呀...啊...}
    此时陈sir将阳具从家慧体内抽出,再上了床,插入丽娜的穴内,而紫惠见家慧没有反应地躺在地上,立即捉住她,先将她绑在框架处,再要她和玲玲互磨,更用鞭抽打着玲玲和家慧.
    玲玲和家慧由于被紫惠鞭打,立即痛苦地喊着:[不...不要抽打我们.喔...呀...呀...]
    不久,陈sir对紫惠说:[要这个小骚货,叠在她姐姐上.]
    紫惠于是先替家慧鬆绑,将她再绑在丽娜的身上,陈sir就抽插玲玲,而紫惠就鞭打着丽娜两姊妹,我们再看了十多分钟,陈sir把阳具抽出,射在她们三人身上.
    正当我们想关机之时,陈sir在影带中说:[你们的影带是複製的,我亦会将这套好戏卖给A片公司,一定可以赚钱的,只要你们三人三天后到我亲戚的别墅处,我会替你们预备一个party的,bye-bye!]
    我们三人在商议着
    我们正在商议之时,我们的女友们到了我家,玲玲哭出来说:[我们被陈sir和紫惠...呜...呜...]
    镇宇便说:[我们知道了.]
    丽娜又说:[我...我们被拍下片来,我们怎样好?]
    建华便答:[我们知道妳们被拍下片来,陈sir要我们到他的亲戚的别墅处.]
    家慧也哭着说:[你...你们一定要为我们作主.]
    我此时说:[只有照陈sir的说话做,妳们放心吧!]
    不久,镇宇等人便走了.
    到了三天后,我们三剑淫侠便照信上的地址去找陈sir亲戚的别墅.
    结果终于找到了,之后我们便入去别墅.我便去敲门,不久,紫惠出来开门,我们见到的紫惠竟然只穿上黑色bra-top和短裤招待我们入别墅,我们于是入去大厅,见到陈sir和9位身材样子都几好的美女在沙发上依偎,这些女的不是穿上比坚尼,就是bra-top和短裤.
    我们见到陈sir不可一世的态度就起了火便说:[喂!我们来了,何时将我们女友的带交给我们?]
    陈sir只是说:[现在先开party,之后的事一会再谈.请坐.]
    我们只好坐在沙发上.
    此时,在陈sir周围的9位美女分别走到我们面前和身旁,而她们的身上都有号码牌,在我面前和身旁分别是一,四和九号;
    镇宇的就有二,三和七号;
    而五,六和八号就在建华身边.
    而陈sir此时说:[现在由我介绍一下你们身旁美女的身份.一号,二号和五号是来自美国的,是我的网友;四,六,七的是来自日本的,是我进修日文时认识的同学;最后是三,八,九,她们是大陆人,以探亲为名来的,其中九号是结过婚的,你们慢慢玩啦!我去找影带先.]
    我们被众女包围,只好见住陈sir在我们三剑淫侠的视线範围内消失,同时party开始了.
    众女此时像脱彊野马般,开始狂热起来.她们先替我们脱去上衣,而我们三人亦在她们为我们脱去上衣时
    上下其手,左右逢缘.之后她们先后摆好姿势开始行动了.
    我的一号开始向我吻起来,四号就坐在我左边抚摸我,并与九号一同脱掉我的长裤,九号更伏在我两腿中间为我口交.
    而我又见到镇宇和建华都与我一样,他们也享受着他们三位女郎的服务.
    不久,我见到原本在镇宇胯下替镇宇口交的三号起了身,站在沙发上,用流利的中文对镇宇说:[我要你舔我.]
    镇宇见美色当前,立即舔弄三号,而七号就走到镇宇胯下替镇宇口交,二号就在自慰;
    而建华见到便说:[我要妳们三人弄作一团,露出妳们的小穴给我舔.]
    三女依照做,而建华亦开始舔弄她们;
    而我就叫九号和一号来69式,我就接受四号的口舌服务.
    不久,我们到听到不少{嗯...呀...啊...嗯...}的呻吟声,我们于是开始干炮行动.
    我拣了少妇九号,镇宇选了七号--她的日本女伴,建华选了她的美国五号.
    其余的女郎就在互相搅对方.
    我对九号说:[我最喜欢干人妻,我嗨!]
    我立即运劲正向她的阴户插入,她立即[呀!]了一声,我就不断地抽插她;
    此时镇宇已经从后将自己已勃起的阴茎插入她的日本妞的美穴内,建华就先将女伴的脚放在肩上,再正面抽插她.
    我的女伴被我插时,不断地{呀...嗯...嗯...呀...啊!好...插得好...呀...},镇宇此时问:[日本妹,我插妳舒服吗?]
    日本妹叫着说:[喔...好...好...舒服啊!呀...不要...不要停!喔...嗯...]
    建华就以英文问:[baby! Would you like I fuck you? Ya...ah...]
    美国妹便说:[oh! I like it. Come on. Ah...Ah...Ah...Oh...Yes...Oh...]
    此时我们见到其余六位女郎全部打侧地躺着,围成一个圈,更互相舔前一个的阴部.
    我们立即起势地插我们身边的女郎.不久,我去选了四号来干,建华找八号,镇宇拣二号,.
    我们先后插我们的女郎,女郎们立即浪叫起来:{嗯...呀...嗯...啊...喔...喔...嗯...}
    而我的日本妹对我说:[我...嗯...喔...未试过有人干我那幺好.我很舒服.嗯...喔...呀...]
    建华身边的大陆妞对他说:[喔...好哥哥啊!你...你好利害啊!喔...嗯...嗯...呀...呀...我要你大力插我...呀...呀...]
    再不久,我们分别找来我们各自而又未被插的女郎来干.我们一面插,女郎都是在浪叫{喔...嗯...呀...呀...啊...啊...嗯...呀...喔...}
    过了不久,我们抽了一下,将阳具插出,射向各自女郎的身上,其他的女郎就走到被射的女郎处吃我们的精.而我们就去吃和饮了,但不久,我们突然先后晕倒在地上.
    当我们三人醒来之时,我们发现我们的手被绑在床架处,臀部翘高.
    此时陈sir,紫惠老师和那九位美女入来,陈sir之后说:[我们的三剑淫侠,今日的另一个节目是...SM,不过被虐的是你们,ALL LADIES,GO!]
    于是九位美女分别走到我们的背后,其中一,三和八号分别骑在我们背上,还不断地将我们策骑,不但这样,我们更被其余的女用筷子或笔来插屁眼(通柜),我们三人不得不发出痛苦的叫声{呀..呀...啊...}
    我之后问:[妳们想怎样?]
    此时拿出三个浣肠器,插入我们三人的屁眼内,我们立即痛苦地叫救命.
    在我们后面的女人,就分别将汽水,酒等饮料慢慢地灌入浣肠器内,我们立即叫停,但她们没有理.
    直到陈sir说:[紫惠,可以吗?]
    紫惠点了头,便说:[你们觉得浣肠好玩吗?之前你们玩弄我时一定很开心的,我现在也觉得你们被玩很开心.在背上的姊妹们,可以插出他们的东西啦!]
    我们的浣肠器被背上的女狼拔出之后,立即把刚才的饮料尴尬的排出来.
    过了不久,陈sir抱着紫惠在床上对我们说:[今天的最后节目是真人表演,是由我和紫惠主演的,你们要认真地欣赏.]
    说完后,我们看见陈sir已经将紫惠脱光,再以左手搓摸着紫惠的左胸,右手的手指伸向紫惠的阴户外徘徊抚摸,紫惠此时轻轻地发出了{嗯...嗯...啊...嗯...}的呻吟声,而我们又看得有点儿兴奋.
    但痛苦事又来了,其中三个在我们后面的女狼(包括二,四和六号)已经手拿皮鞭,不断地将我们三人的臀部虐打.
    而之前骑在我们身上的女狼下来了,以为终于可以仰起头来,其实只是换人,另外在我们后面的女狼爬上我们背上,其中一女狼说:[我们要提供另类的人体按摩.]
    她们虽然替我们按摩,但我们只感到异常辛苦,但此时我们看到陈sir说:[紫惠,兀高屁股.]
    紫惠照做,而陈sir开始指插紫惠,而紫惠不断到我们面前,更不断地吻我们,不过在我们身后的女狼有点不满,立即用牙咬我们的臀部,我们只好痛苦地叫,而下了来的女狼立即走到我们的身下,吸啜我们的阴茎.不久,
    我们见到陈sir脱光,将自己的阴茎从后插入紫惠的阴部内,此时的紫惠好像久旱逢甘霖,立即浪叫起来{喔...喔...呀...啊...呀...嗯...呀...好...插得好...呀...}
    我们见到都很兴奋,而在我们下面的女狼竟然咬我们的阴茎一下,令我们又一次痛起来,而在我们后面的女狼就再鞭我们.
    不久,陈sir躺在床上,要紫惠[(观音坐莲)],紫惠立即做.我们见到紫惠上下以下体吐弄着陈sir的阳具,口中不断哼出{嗯...啊...嗯...呀...呀...}的浪叫声,在我们下面的女狼不断地替我们手淫,终于我们再一次射出精来.
    而在床上的陈sir和紫惠当然继续,他们又转位置.
    陈sir将紫惠按下,压住她的双脚令她的下身成M字型,从上至下插入去.
    在陈sir的强力抽插下,紫惠只好再浪叫起来{喔...喔...噢...呀...啊...嗯...呀...嗯...好,大力些,我要...我要你大力插我,呀...呀...喔...喔...}
    我们听到紫惠的浪叫,再一次忍痛地勃起来.
    但最痛的是我们分别被在我们下面的女狼用手指弹我们的阴茎.
    紫惠不断的浪叫,女狼们就不断地弹我们的阳具或者抽打我们.
    终于,陈SIR将阳具抽出,射在紫惠的面上,而我们又一次射了精.
    最后陈SIR对我们说:[我已将刚才的情景隐蔽地拍下来,你们要以紫惠的一切淫物来交换,我亦会将妳们女友的片交回,否则我会全部卖出.在被众女狼泼她们排泄出来的尿之后我们便走了.]
    一天后,我们便交换了.不过陈sir说:[你们可以干紫惠的,不过不可以强行的,明吗?]
    我们明白便走了.